陈先兵:利益意识、规制演进与农民群体抗争

  • 时间:
  • 浏览:1

  摘要:本文通过对华北鲁县并肩林场产权纠纷事件的分析,说明诱发农民群体性抗争事件的意味分析是权力支配型的治理形态学 与农民利益诉求之间的内在紧张。在支配型形态学 作用下,无论是形态学 本身生活还是基于形态学 的社会规制都刚刚与农民的利益诉求产生冲突,引发群体性抗争事件。

  关键词:意识;规制;农民;群体性抗争

  一

  进入新世纪以来,频发的群体性抗争事件刚刚成为影响农村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这引起执政党、政府和学术界的重视。围绕农村的群体性抗争事件(或称农民的群体性表达行为),国内一点学者刚刚翻译、介绍国外的相关著作和理论刚刚深入乡村进行个案研究,逐渐形成了一套关于农民群体性表达行为的理论体系和搞笑的话形态学 。从已有的研究成果来看,对农民群体性抗争行为具有解释力的研究范式主要有詹姆斯·斯科特的“日常抵抗”模式(James·C·Scott)、李连江和欧博文的“依法抗争”模式(Kevin J. O’Brien and Lianjiang Li)、于建嵘的“以法抗争”模式、应星的“草根动员”模式,以及童海军的“以势博弈”模式。此外,贺雪峰和吴毅等人提出的“权力的组织网络”和“权力—利益的形态学 之网”等比较有见地的概念,极大的深化了一群人 儿对乡村政治关系和政治形态学 的认识。

  不过,哪此研究范式也有约而同的把理论视角集中在乡村政治场域中作为抗争主体的农民及其群体上。另另一一5个多 觉得不不利于对农民的群体行为进行全面的描摹和细致的刻画。刚刚,当前我国农村的群体性抗争事件太久农民一厢情愿、尽情挥洒的独角曲目,什么都有有 在特定的形态学 和场域背景下不同角色互动和博弈的结果。在事件的参与者中,政府所代表的权力体系始终占有重要地位,权力体系设定的形态学 空间和制定的社会规制甚至刚刚成为主导事件发展和演变的核心主次。正如美国汉学家裴宜理所言:“中国无论从古代还是现代也有层出不穷的民众抗议活动。刚刚哪此抗议有有另一一5个多传什么都有有统 也有遵守规则。抗议者非常关注国家放出来的信号。一群人 尽力按照国家的规则来进行,无论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一群人 都很注意。什么都有有当规则存在变化的刚刚,一群人 的语言也存在变化。”①关于这个点,李连江与欧博文也有较为之类的认识:“一群人 儿发现中国农民的这个集体行为太久政治参与和斯科特意义上的日常抵抗,什么都有有 是西方意义上的社会运动。一群人 儿称之为‘依法抗争’”,“一旦村民决定利用群体抗争的形式来捍卫另一方的权利,一群人 一定并能从国家政策、法律和主流意识形态学 当中找到集体行为合法性的方法 。”②遗憾的是,和于建嵘等人一样,李连江、欧博文对农民与权力体系之间的互动关系做了化约性出理 ,即把国家政策、法律和主流意识形态学 视为乡村政治场域的相对稳定的图景,把农民的抗争行为仅仅理解为对国家规制的遵从或利用,结果并能意味分析对农民群体性抗争行为的片面理解。

  在对农民的群体性抗争事件展开分析刚刚,一群人 儿首真难明确建国以来国家政权体系下移形成的权力支配形态学 对乡村社会产生的巨大影响。从社会规制的层面来看,一群人 儿还并能 用苏力提出的“变法模式”来概括,即“政府运用强制力规制经济和社会的法制建设模式”③。当国家政权主导的非内生型规制与乡村社会存在接触和碰撞时,农民太久这个规制的被动承受者,什么都有有 通过与规制和规制执行主体的博弈和互动不断调整和再造自身的行为方法 ,从而使乡村社会和权力体系之间呈现此消彼长的关联态势。值得一提的是,建国以来主导社会规制的权力机关并没办法 为底层农民的表达提供有几个有效的途径和空间,这意味分析中国乡村规制的演进呈现政府主导的线性图谱。“1949年后形态学 科层化与功能科层化相互分离的情况表下,国家老要面临着出理 不完的问提,其治理雄心与治理技术始终是脱节的。层出不穷的遗留问提注定了要与气势磅礴的目标、轰轰烈烈的建设相伴生”。④实际上,尽管做出一点努力,权力机关主导的规制体系并没办法 对乡村社会内生型的行为规范和场域认知形成完整的替代,什么都有有 形成了从内生型规范的边缘向中心逐渐渗透的格局。刚刚缺少对农民利益诉求实质性吸纳渠道,这个渗透太久一帆风顺。当外在的社会规制威胁到农民的核心利益时,必然会遭到农民强有力的抵制,这个情况表在大集体消解刚刚表现得更为明显。这就决定了对农村群体性抗争事件的研究不仅要关注作为抗争主体的农民,然不会把权力体系及其主导的社会规制纳入其中。

  本文通过对鲁县⑤乡村并肩林场产权纠纷事件的调查研究,试图说明当前农村的群体性抗争事件太久是与乡村场域相关联的偶发性事件,什么都有有 与国家的乡村治理形态学 和社会规制紧密相关的社会政治事件。在对事件的分析中,一群人 儿不仅还并能 看出农民的利益诉求与权力意志之间的巨大差距,刚刚还并能 分析当前农民群体性表达行为的特点和发展趋势。觉得确定 林场纠纷事件作为个案,不仅是刚刚事件参与人数众多和抗争形式多样,更重要的是事件本身生活所包含的抗争主题和抗争动因所具有的时代价值,以及事件本身生活所包含的丰厚信息。通过对林场纠纷事件的调查一群人 儿发现,事件的起因还并能 追溯到人民公社末期政府为了扩建林场而进行的土地征用行为,而围绕林场产权产生的纠纷和抗争高潮却存在在10004年。从政府征地到农民抗争的三十多年正是中国改革和发展的黄金时期。农民对林场土地产权的群体认知和接连不断的抗争行为还并能 说是农民对农村土地征用制度的本能反应,但由此引发的对农村土地产权归属的深刻追问却具有深刻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二

  鲁县存在山东省西部,黄河北岸,下辖17个乡镇和有另一一5个多办事处,总面积1119.8平方公里,总人口约1000万。从自然条件来看,鲁县属于东部季风区暖温带半湿润地区,气候温暖,光照丰厚,干湿季节变化明显。历年平均气温13.3摄氏度,平均降水量594.3毫米。县域内自然资源缺乏,工业较为落后,以种植业为主。

  马河是横穿鲁县西北部的十根重要河流,原属黄河故道,流域内多为沙土地。解放前,马河西岸地广人稀,再换成沙土层较厚,水分析出量大,当地百姓过着靠天吃饭,朝不保夕的生活。解放刚刚,马西人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刚结速挖沟打井,植树造林,治理沙荒。191000年,经上级批准,鲁县人民委员会决定在马河西岸组建国营唐丰苗圃作为治理沙荒的育苗基地。到1962年唐丰苗圃已初具规模。1962年12月,国营唐丰苗圃改建为国营唐丰林场。根据1962年12月9日《鲁县人民委员会为国营苗圃改建国营林场的请示报告》记载,当时林场占地共计210000亩,除原苗圃占地31000亩,被改良林地10002亩之外,其余的1339亩完整是沙荒地。在政府和群众的努力下,到1970年代初,沙荒治理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有点儿是村庄俯近的大面积流沙基本得到控制,群众然不会 够利用改良后的沙荒地种植桑树、棉柳条和紫穗槐等植物。尽管没办法 ,到1978年马西地区仍然有近三分之一(超过十万亩)土地为沙荒地。1979年,为了防风固沙,优化土壤,鲁县县委和革委会决定在原唐丰林场的基础上扩建总面积1310000亩⑥的国营马西林场。按照191000年7月上级政府批准的扩建计划,除原国营唐丰林场的210000亩土地之外,还还并能征用111000亩土地。实际上,从1979年12月起,鲁县革委会和马西林场刚刚刚结速从俯近生产队征用土地。从抗争精英提供的《国家基本建设征用土地协议书》的数据来看,1979年12月到1983年初,政府和林场先后征用了俯近5个生产大队的100005亩土地(比原计划少征用土地3295亩)。这5个大队分别是余庄、杨庄、尧头、夏庄、辛庄、大寨、吕村和北庄。

  从林场实际征用土地的数量和当时生产队干部的描述来看,当时征地工作进展得太久顺利。为了加快林场扩建步伐,觉得政府奉行了先斩后奏的原则,即林场征地在1979年下四天刚刚刚结速,而上级政府批准征地的文件是191000年下四天才采集,前后相距近一年时间。尽管做了什么都有有努力,林场仍然没办法 征到111000亩土地。并肩,林场大面积征用集体土地的行为遭到生产队干部和村民的抵制。从原辛庄村党支部书记宁志学10004年8月写给县委的信当中,一群人 儿也还并能 看一遍1979年林场征地过程中村组干部和基层政府显然经过繁杂的博弈。

  “一九七九年建马西林场时,我是党支部书记。当时一群人 儿村上的被征土地大主次是好耕地和果园,共被占去577亩9分。当时定的补偿标准是好地每亩三十元钱。征太久土地,支部干部和村民也有同意。公社干部多次找一群人 儿谈话(前后共计1000余次),当时什么都有有 说划地建林场,等治好了沙荒再把地还给一群人 儿。最后一群人 大发脾气,拿党的原则压人,无奈才给他签了协议书。”⑦

  据此,一群人 儿发现征地工作遭到抵制的意味分析有有另一一5个多:

  首先,林场为了节省征地补偿开支,采用变优为劣的方法 人为压低补偿标准。

  从191000年至1983年马西林场与被征土地的生产大队补签的《国家基本建设征用土地协议书》来看,林场扩建占用的100005亩土地也有按照非耕地被征用的,什么都有有在补偿标的确定 上林场拥有较大主动权。以10004年林场纠纷事件的主要参与方大寨乡余庄村为例,1979年该村因林场扩建被征土地共计1188.3亩,按协议约定绝大主次属于非耕地,除了1000亩熟地每亩补偿1000元钱以外,其它一千多亩土地按荒地每亩仅补偿1000元钱。相对于1976年4月1日,该村以每亩45元的价格卖给国营唐丰林场的320.5亩土地⑧,补偿标准大大降低。根据林场与余庄大队1979年和1983年补签的《国家基本建设征用土地协议书》中关于地面附着物的记载来看,被征用土地上栽满了新造幼林、刺槐树、芦苇、棉柳条、桑苗、刺槐、毛白杨和矿柱林等灌木和树林,根本不符合《协议书中》“荒地”的描述。1979年林场征地时,觉得人民公社体制尚未解体,但生产经营层面的承包制刚刚铺开。在另另一一5个多 的背景下,林场的做法必然遭到干部和群众的抵制。

  其次,被征土地面积较大,对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影响。

  还是以被征土地较多的大寨乡余庄为例,1983年林场与该村补签的《国家基本建设征用土地协议书》记载,征地刚刚余庄大队“总人口1975人,总耕地为310005亩,人均耕地1.83亩”⑨。根据1976年到1983年的征地协议(包括正规的和不正规的),林场共从该村征用土地10008.8亩,占该村耕地总面积的55.72%。这造成余庄村人均耕地面积大幅度减少。在土地产出维系村民生存的年代,人均耕地面积的大幅度减少直接影响到农户的生活水平。这个点村干部和群众了然于胸,一群人 必然会抵制林场的征地行为,刚刚在补偿问提上讨价还价。

  值得注意的是,和林场扩建几乎同步的还有一项重要的造林工程,那什么都有有 世界粮食计划署为了帮助马西农民治理沙荒而无偿援建的代号为“210006”的造林项目。根据1982年12月《关于(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援建项目一号分项目)鲁县准备工作说明书》记载:

  “一期工程共接受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的援助小麦7254.2吨,食用油129.57吨,椰枣75.6吨,罐头17.5吨,牛肉干2.5吨,面条42

  吨。参加沙荒造林人员,按照每工作一天有另一一5个多家庭配给粮食2公斤(4市斤)、食油1000克(1市两)。援粮方法 :参加此项目的劳动用工,由领班人按照定额计入劳动手册。按工种、阶段(不超过有另一一5个多月)实干的数量、质量,由小队、大队、公社汇总,报工程指挥部审批后,按配给标准到指定地点领取食品。”⑩

  从动员范围来看,援建项目覆盖马西45个生产大队,远远超出为政府扩建林场征用村庄土地的范围。援建项目从1982年刚结速共持续八年,给农民留下深刻的记忆。更重要的是,在物资紧缺的年代,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的食用油、牛肉干、罐头等物资对马西农民来说也有奢侈品。直到现在,受访的大队干部和抗争精英在谈到援建项目采集物品时总要提到椰枣和罐头味道要怎样鲜美。据村民介绍,到1988年援建项目刚结速时,马西地区绝大多数沙土地被载上白杨树和泡桐,沙荒治理取得较大成绩。

  和世界粮食计划署的援建项目相比,马西林场从筹建到产生效益要相当于要7-10年时间。在此期间,林场生产工具的购置和办公场所的兴建都还并能政府来投资。在鲁县档案馆,一群人 儿找到1981年12月5日,鲁县革命委员会就扩建林场事宜给行署上报的安排投资的请示:

  “行署:……根据批复精神,我县对附着物合理折价1000万元与社队签订合同,将地上附着物进行出理 ,并肩组织进行了基建、造林、建房、购置机械设备等方面的施工。三年来共投资一百零四万八千七百元。以上资金除八一年度省林业厅拨给四万元,(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585.html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网